《巨流河》

浏览数:176 

书名:巨流河  
作者:齐邦媛

简介:

齐邦媛先生之《巨流河》

甚为惭愧的是,本周推荐的这本书我自己没有看过。但是蔡董事长是看过的,而且深有体会,那么,就让他来告诉我们,这本书中都写了那些内容吧。也许你的收获也会如他这般丰厚。

如此悲伤、如此沉静、如此独特、如此丰厚

《巨流河》,是台湾大学齐邦媛教授在八十多岁撰写的一部自传体作品。作者的一生,正是整个中国二十世纪颠沛流离的缩影。作者以“邃密通透、深情至性、字字珠玑的笔力,记述纵贯百年、横跨两岸的大时代故事”。八十余载的岁月更迭,数不尽的悲欢离合,道不完的世事变迁;以作者自己和家庭的亲身经历为线索,写就了“一部反映中国近代苦难的家族记忆史”和民族史。

巨流河,位于中国东北地区,是中国七大江河之一,被称为辽宁百姓的母亲河,现在称辽河,清代称巨流河。全书以其长城外的“歌声中的故乡”及影响中国命运的“巨流河之役”为起点,历经民国初期的混乱,流亡和抗战的艰危和悲伤,求学的漂移和迷蒙,内战的彷徨和虚空,再到台湾的风雨和变革,最后在今日之大陆台海往还中沉吟和结束。……

漂泊是作者及其父亲齐世英共同的命运,也是《巨流河》的重要主题。作者及其父亲,都出生于巨流河边;他们从东北关外漂泊流亡到关内,由北京,至南京,经武汉、长沙、桂林、怀远,到重庆,又转乐山、武汉、上海等地,最后落足于台湾。既是空间上的辗转万里,也是时间上的沧海桑田。《巨流河》也是作者一次精神的追溯和寻根。她所追忆的似水年华,不仅如此愉悦,如此悲伤,如此独特,更激活了读者对自身精神家园的美好记忆,对现实中故乡沦陷的悲愤和忧伤。从东北的巨流河到台湾的垭口海,风浪至此音消声灭,“一切归于永恒的平静””。

书的前半部关于大陆的记述很精彩,里面写到很多的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作为一个历史的参与者和见证者,作者为我们展示了发生在她身边的很多精微的细节。印象最深的是八年抗战期间的血泪流离,那些由北向南一路迁徙的学校,如专门收留东北地区学生的东北中山中学。饱受颠沛流离之苦的老师和学生,每到一处就复学开课,那种“弦歌不辍”的精神与气度,让人动容。

书中记述的突出人物之一齐世英先生,是民初东北精英分子,早年受到张作霖的提携,曾经先后赴日本、德国留学。回国后感于日俄侵犯东北而军阀犹自内战不已,遂支持新军领袖郭松龄倒戈反张,兵败巨流河后流亡南方。抗战后,殚精竭虑,创办和维持东北中山中学,收留东北流亡学生,并抛弃成见精诚配合国民党政府抗战。战后,反省于国共内战的教训,支持和参加台湾的民主、自由、法治建设。台湾最终能解除社会管制、向现代公民社会较为顺利转型并实现“宪政”民主,这与齐先生及其同时代的雷震、殷海光等人呼吁和推动,显然有着内在的联系。人称“齐先生有刚毅果敢的气魄,实事求是的作风,对人热情义气,对事冷静沉着,铸有坚强意志,献身革命,奋斗不息,中年后视野广阔,胸襟放宽,深入于中国问题。且视富贵如浮云”。

全书感人至深的,还是作者与张大飞之间那份纯粹且隐忍的爱。在流亡和战争的严酷背景下,亲人般的关切、基督精神的隐忍、文学情怀的滋润,这样的爱似乎还不能定义为爱情,或许这是亲情、友情与爱情的包容体。张大飞是东北流亡学生,家人牺牲失散,凄苦伶仃,得到作者一家的照顾,精神不散,笃信基督教。他在流亡途中完成中学学业,毕业即主动参加空军,怀着国仇家恨鹰击长空、视死如归,在最好的年华从空中陨落,至死都对这段感情既拿不起也放不下。事隔五十五年,作者在南京的航空烈士墓抚摸墓碑上张大飞的名字。“时光之手并未带走一个人在另一个人心底的分量,生命有多长,情感就活多久。”

书中还记述了作者的求学生涯和学校生活,她曾就读于周南女中、南开中学、武汉大学。南开校长张伯苓中国不亡,有我!”的呼喊常在耳边,在南开的严谨和活跃的教学氛围下,作者在英语、国文、信仰等方面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在武汉大学,她有幸受到了朱光潜和吴宓等人的学术教导与心灵熏陶,田德望教授单独为她讲述但丁的《神曲》。到台湾,又和史学和国学大师钱穆有了交往。“虽然在现实中漂泊不停,但她的内心在文学中得到了安顿和栖息。她的精神家园因为有了绚丽的文学风景,而格外美丽。地理上的漂泊和游走,人世间的沧海桑田,尽管带给她创痛和忧愁,甚至幻灭,但是,在文学的滋养下,她拥有了精神上的丰富,因而在心灵上保持了永远的年轻和温满的轻灵。”

“腹有诗书气自华”,阅读经典是丰富我们人生的最好路径,也是打开我们的心灵和灵魂空间的捷径。一个人如果只有形而下的一个生活空间,那是多么的狭小和遗憾啊。

推 荐 人:董事长 蔡耀忠

读书地址:西乡书馆  教工宿舍3单元302

欢迎前来阅读!


下一篇:  《边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