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流河》

瀏覽數:188 

書名:巨流河  
作者:齊邦媛

簡介:

齊邦媛先生之《巨流河》

甚為慚愧的是,本周推薦的這本書我自己沒有看過。但是蔡董事長是看過的,而且深有體會,那么,就讓他來告訴我們,這本書中都寫了那些內容吧。也許你的收獲也會如他這般豐厚。

如此悲傷、如此沉靜、如此獨特、如此豐厚

《巨流河》,是臺灣大學齊邦媛教授在八十多歲撰寫的一部自傳體作品。作者的一生,正是整個中國二十世紀顛沛流離的縮影。作者以“邃密通透、深情至性、字字珠璣的筆力,記述縱貫百年、橫跨兩岸的大時代故事”。八十余載的歲月更迭,數不盡的悲歡離合,道不完的世事變遷;以作者自己和家庭的親身經歷為線索,寫就了“一部反映中國近代苦難的家族記憶史”和民族史。

巨流河,位于中國東北地區,是中國七大江河之一,被稱為遼寧百姓的母親河,現在稱遼河,清代稱巨流河。全書以其長城外的“歌聲中的故鄉”及影響中國命運的“巨流河之役”為起點,歷經民國初期的混亂,流亡和抗戰的艱危和悲傷,求學的漂移和迷蒙,內戰的彷徨和虛空,再到臺灣的風雨和變革,最后在今日之大陸臺海往還中沉吟和結束。……

漂泊是作者及其父親齊世英共同的命運,也是《巨流河》的重要主題。作者及其父親,都出生于巨流河邊;他們從東北關外漂泊流亡到關內,由北京,至南京,經武漢、長沙、桂林、懷遠,到重慶,又轉樂山、武漢、上海等地,最后落足于臺灣。既是空間上的輾轉萬里,也是時間上的滄海桑田。《巨流河》也是作者一次精神的追溯和尋根。她所追憶的似水年華,不僅如此愉悅,如此悲傷,如此獨特,更激活了讀者對自身精神家園的美好記憶,對現實中故鄉淪陷的悲憤和憂傷。從東北的巨流河到臺灣的埡口海,風浪至此音消聲滅,“一切歸于永恒的平靜””。

書的前半部關于大陸的記述很精彩,里面寫到很多的歷史事件和歷史人物。作為一個歷史的參與者和見證者,作者為我們展示了發生在她身邊的很多精微的細節。印象最深的是八年抗戰期間的血淚流離,那些由北向南一路遷徙的學校,如專門收留東北地區學生的東北中山中學。飽受顛沛流離之苦的老師和學生,每到一處就復學開課,那種“弦歌不輟”的精神與氣度,讓人動容。

書中記述的突出人物之一齊世英先生,是民初東北精英分子,早年受到張作霖的提攜,曾經先后赴日本、德國留學。回國后感于日俄侵犯東北而軍閥猶自內戰不已,遂支持新軍領袖郭松齡倒戈反張,兵敗巨流河后流亡南方。抗戰后,殫精竭慮,創辦和維持東北中山中學,收留東北流亡學生,并拋棄成見精誠配合國民黨政府抗戰。戰后,反省于國共內戰的教訓,支持和參加臺灣的民主、自由、法治建設。臺灣最終能解除社會管制、向現代公民社會較為順利轉型并實現“憲政”民主,這與齊先生及其同時代的雷震、殷海光等人呼吁和推動,顯然有著內在的聯系。人稱“齊先生有剛毅果敢的氣魄,實事求是的作風,對人熱情義氣,對事冷靜沉著,鑄有堅強意志,獻身革命,奮斗不息,中年后視野廣闊,胸襟放寬,深入于中國問題。且視富貴如浮云”。

全書感人至深的,還是作者與張大飛之間那份純粹且隱忍的愛。在流亡和戰爭的嚴酷背景下,親人般的關切、基督精神的隱忍、文學情懷的滋潤,這樣的愛似乎還不能定義為愛情,或許這是親情、友情與愛情的包容體。張大飛是東北流亡學生,家人犧牲失散,凄苦伶仃,得到作者一家的照顧,精神不散,篤信基督教。他在流亡途中完成中學學業,畢業即主動參加空軍,懷著國仇家恨鷹擊長空、視死如歸,在最好的年華從空中隕落,至死都對這段感情既拿不起也放不下。事隔五十五年,作者在南京的航空烈士墓撫摸墓碑上張大飛的名字。“時光之手并未帶走一個人在另一個人心底的分量,生命有多長,情感就活多久。”

書中還記述了作者的求學生涯和學校生活,她曾就讀于周南女中、南開中學、武漢大學。南開校長張伯苓中國不亡,有我!”的呼喊常在耳邊,在南開的嚴謹和活躍的教學氛圍下,作者在英語、國文、信仰等方面打下了很好的基礎;在武漢大學,她有幸受到了朱光潛和吳宓等人的學術教導與心靈熏陶,田德望教授單獨為她講述但丁的《神曲》。到臺灣,又和史學和國學大師錢穆有了交往。“雖然在現實中漂泊不停,但她的內心在文學中得到了安頓和棲息。她的精神家園因為有了絢麗的文學風景,而格外美麗。地理上的漂泊和游走,人世間的滄海桑田,盡管帶給她創痛和憂愁,甚至幻滅,但是,在文學的滋養下,她擁有了精神上的豐富,因而在心靈上保持了永遠的年輕和溫滿的輕靈。”

“腹有詩書氣自華”,閱讀經典是豐富我們人生的最好路徑,也是打開我們的心靈和靈魂空間的捷徑。一個人如果只有形而下的一個生活空間,那是多么的狹小和遺憾啊。

推 薦 人:董事長 蔡耀忠

讀書地址:西鄉書館  教工宿舍3單元302

歡迎前來閱讀!


下一篇:  《邊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