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鄉書館新書推薦2 || 重磅推薦:《當我談跑步時我談些什么》

瀏覽數:11 

重磅推薦:《當我談跑步時我談些什么》

西鄉書館 ┃ 讀書使人心明眼亮

作者:席春梅校長

村上春樹一直不在我最喜歡的作家之列,直到讀完了他這本《當我談跑步時我談些什么》。


用村上自己的話說,這本書是他的“回想錄”,他在談跑步,實際上更是在談他的生活態度,與自我的修煉。


他從1982年的秋天開始跑步,那一年,他33歲。在這之前的一年,他決定暫時關閉經營了十年的餐廳,花上一段時間專心致志地寫小說。為了保持身體健康,保持體重恰到好處,他決定跑步。可以說,他正式開始每天跑步,跟決意當一名職業小說家的時間,相差不遠。
23774097-1_e_9.jpg

從開始跑步(1982年),到這本書完成的2006年,村上持續跑了23年,幾乎天天都堅持慢跑,每年至少跑一次全程馬拉松。這對我而言,就如同神一般的存在,因為我至今未能養成一兩項每天都能堅持的良好習慣


他在雅典跑的第一個四十二公里,給我刻骨銘心的感動。盛夏的雅典,如火爐一般,他一個人孤獨地在“馬拉松大道”上奔跑,汗水一冒出皮膚,瞬間變成了鹽,渾身上下白色的鹽粉,灼得他的皮膚火辣辣的疼,他就這樣從雅典跑到了馬拉松村,3小時51分鐘,一個人在車水馬龍的道路上,在酷暑中、在烈日下,孤獨地跑完了全程。


日本佐呂間湖100公里的超級馬拉松,1天之內跑完100公里,我還是第一次聽說有這樣“變態”的馬拉松。村上在他47歲時參加了超級馬拉松,并詳細地記錄了他跑到后面45公里時的身體反應,心理意識,以及他的“苦不堪言”……我是含著淚讀完這一章節的,人怎么可以堅毅如斯?連續11小時42分鐘不停的奔跑,他說:“跑到最后,不僅僅是肉體的苦痛,甚至連自己到底是誰,此刻在干什么,都已從腦海中消失殆盡。”


村上除了每年參加馬拉松比賽,還參加了鐵人三項比賽。鐵人三項對他是一個新的挑戰,游泳、自行車與跑步,他又執拗而嚴格地訓練自己,糾正自己的泳姿,調整自己的呼吸……他說:“痛苦對這一運動,乃是前提般的東西。……正因為痛苦,因為刻意經歷這痛苦,我們才能從這個過程中發現自己活著的感覺,才能最終認識到:生存的質量并非成績、數字和名次之類固定的東西,而是包含于行為當中流動性的東西。”
TIM圖片20191220100135.png

每一年諾貝爾文學獎開獎前,大家都把村上作為最大的熱門人選,諾獎結束后,又很惋惜地說他永遠是一個陪跑者。我想,作為一個跑者,他早就看淡了外在的名譽,他更在乎的是,如何“勇敢地面對眼前的難題,全力以赴逐一解決。將意識集中于邁出去的每一步,同時還要以盡可能長的眼光去看待問題,盡可能遠地去眺望風景。”


對我而言,村上先生給跑步賦予了新的詮釋,他說,如果可以選擇自己的墓志銘,他愿意這樣寫:


村上春樹

作家(兼跑步)

1949—20**

他至少是跑到了最后


掩書之余,我在想,我應該如何書寫我的墓志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