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鄉書館新書推薦5 || 《仰不愧天》

瀏覽數:2 
新書推薦│05期

《仰不愧天》

西鄉書館 ┃ 讀書使人心明眼亮

作者:韋康老師

作為廣西土著,我一直糾結于“南蠻”這個稱謂。古來以夷蠻稱謂少數民族地區,這是貶稱。我曾經有過因為自己是廣西人而被外地人誤解的尷尬。誠然,廣西地處西南邊境,山多水多平原少,經濟文化發展落后。一直到現在,在諸多發達省份眼中,這里還是一片蠻荒之地。

從初中開始接觸“軍閥”這個詞,歷史教材就告訴我,“軍閥”這個詞不是好詞,代表的是分裂、戰爭、屠戮,是歷史統一進程的絆腳石。等我到桂林讀書,參觀了李宗仁、白崇禧的故居,了解了他們的歷史之后,認識了“新桂系”這個詞,讓我眼前一亮。

《仰不愧天》是白先勇先生整理其父親的資料以及回憶與他父親一起的生活的一本書。這本書名《仰不愧天》的名詞來源于白崇禧為鄧成功祠題的匾額,白崇禧用“仰不愧天”來贊頌鄧成功,白先勇則用這個詞形容其父,恰到好處。
仰不愧天.jpg
十八歲的白將軍作為“廣西學生軍敢死隊”的一員北上參加武昌起義,三十五歲率軍北伐,直驅北京推到北洋政府。在全面抗戰八年期間,重要的戰役,無役不參與,作為廣西將領,這是前所未有的,用一段記者訪問概括他意氣風發:

“廣西軍隊進北京,乃歷史上向所未有之事,公意如何?”

白君滿面笑容,狀至愉快,曰:“太平天國時,兩廣軍嘗一度抵天津,至于進北京,誠哉其為破天荒也。”
白將軍有小諸葛之稱,抗戰時被日軍贊為“戰神”。
北伐勝利之后,蔣桂大戰,李宗仁白崇禧一度失去廣西。后又艱難奪回后。廣西在廣西三杰(李宗仁、白崇禧、黃紹竑)的治理下,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
廣西三杰以三民主義為指導,大力倡導推行“三寓”(寓兵于團、寓將于學、寓征于募)、“三自”(自衛、自治、自給),這是廣西政策的核心。
與絕大多數的軍閥不一樣,李、白、黃三人治理下的廣西,不是為了地方割據,做地方的土皇帝,“建設廣西”,是為了“復興中國”。
自九一八事變爆發后,李、白就意識到,中日戰爭的爆發是不可避免的,于是把“自衛”放到了首位。他們借鑒管仲治齊的方案,大力建設廣西民團,所有的男子,必須要按照一定的要求參加民團,進行訓練,這種看似斯巴達式的管理,在當時很有必要。在這里不得不拿當時廣西民團的團歌出來給大家熱血一番:

誰能捍衛我國家,惟我廣西民團!

誰能復興我國家,惟我廣西民團!

我們有強壯的身體,我們有熱烈的肝膽。

我們要保護民族四萬萬,我們要鞏固國防守邊關。

我們不曾咬文嚼字,我們只會流血流汗。

我們不會哀求討好,我們只會苦干硬干。

流血流汗才是英雄,苦干硬干才是好漢!

快奮起,同志們,莫長吁短嘆,救亡救難,任重如山。

快努力,同志們,莫偷閑茍安,強國強種,惟我民團!


在一番熱血沸騰的歌聲和血與汗的浸潤下,廣西成為了當時的“模范省”。在短短的數年內,解決了廣西千百年來的匪患,把貧窮落后的廣西,建設成為朝氣蓬勃、井然有序的地方。
除此之外,他們還大力發展教育,發展大學,興辦基礎教育,讓適齡人享受了極好的教育條件。
當時美國人艾迪博士到廣西之后,給予高度評價:
在中國各省中,在新人物領導之下,有完備與健全之制度而可稱為近乎模范省者,唯廣西一省而已!凡中國人之愛國具有全國眼光者,必引廣西以為榮!
全面抗戰爆發之后,桂系立馬放下與中央的成見,將廣西管理權歸還中央,并在極短的時間內組織了四十萬大軍北上,參加了淞滬會戰。

“已經參加之戰區和五戰區有四十多萬,如果再需要的話,立刻可以調四十萬出來,萬一這八十萬都犧牲完了,還可以調四十萬來,因為廣西的人口有一千三百多萬,以十分之一的人數來算,是可以出來一百三十萬的。”

面對優勢的日寇,桂系子弟全憑精神力量。在戰神白崇禧帶領下,在淞滬會戰中,頑強抵抗日寇的炮火;在李、白主導的徐州會戰中,各系軍隊打贏了臺兒莊戰役,為低落的中國人民注入了一劑強心針;白將軍任桂林行營主任時主導的三次長沙會戰,昆侖關戰役等,無不是戰亂時的國民心目中的曙光。

如不是蔣桂矛盾在內戰時期激化,相信白將軍小諸葛的名聲,就不僅僅是桂系軍閥而已了。

廣西在桂系之后,迅速沒落,是歷史的遺憾,不得不提,在抗戰中廣西子弟犧牲太多,乃至于日寇入侵廣西時,可抵抗的力量太弱,慘遭蹂躪。抗戰后國民黨對廣西的管理已不再是廣西三杰時期的廣西,沒落成了不可逆的趨勢。

廣西如今想要恢復榮耀,當是發展強大自身,民眾富強堅毅,才能真正擺脫“南蠻”的頭銜,才能傲然與這片土地和這個時代。

仰不愧天,是白將軍作為一名廣西人的執著,也是白將軍作為一名中國人的熱忱。

廣西有白將軍,是廣西之驕傲,中國有白將軍,是中國之驕傲!


治兵則寒敵膽,為政則得民心,秉筆記宏猷不讓汾陽功業;
于黨國矢忠誠,于順逆能明辨,蓋棺昭大節無慚諸葛名聲。

——嚴慶齡   敬挽